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试炼者】(先行体验篇)(30)【作者:startpantu9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试炼者】(先行体验篇)(30)【作者:startpantu9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5467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「啪!快点!」器王宗的山门附近,一个身材修长,美腿修长的女子骑在一个人的身上。而这个被骑在身下的人,自然就是我了……骑在我身上的,就是归来不久就重新获得我崇拜的蛇夫人了……  「哼……冷尘主人,看来许久不调教,你连体能都下降了,不过是拖着我来一趟器王宗而已,就已经气喘吁吁!看来有必要好好的调教你一下才可以!」蛇夫人用自己穿着长筒靴的靴跟狠狠的在我大腿上刺了一下「呜呜……」疼痛转换成快感让我,身体颤抖一下。  「啊啊,嗯……哦呜呜!」我哼哼着像蛇夫人表达着自己的情绪,倒不是我不像说话,是因为我现在嘴里被蛇夫人塞进了一团丝袜,而且头上还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,将我的脑袋紧紧的包裹在里边,而丝袜的两条裤腿就变成了蛇夫人的缰绳,此刻就被蛇夫人攥在手中……  「好了,今天就这样吧,马上到器王宗了,下边就是你表现的机会了!」说着蛇夫人从我身上下来,挥手接触了我的束缚,我缓缓的站起来,看了一眼蛇夫人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「蛇奴,你真是越来越懂事了,走吧,我们去看看现在的器王宗吧……」  蛇夫人还是很懂眼色的,平时无论怎么玩,在关键时刻还是明白自己身份的,我带着蛇夫人来到了器王宗的山门前,刚刚靠近了千丈范围就被强大的神识锁定了。「来着何人!速速退下!」  「呵呵,没想到现在的器王宗还是这么有气势,真是难得,烦请通报一声,浩天宗叛徒?冷尘前来拜会!」我冲着山门的方向大声的喊道。而对面忽然嗤笑了一声「呵呵,真是可笑,一个叛徒还谈什么拜会!速速离开,否则休怪老夫替浩天宗清理门户!」  对面那个苍老的声音对我的拜会嗤之以鼻,我无所谓的笑笑「既然火长老这么说,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,不过,贵宗可不要后悔,说不得我得去极乐山或者幻法门走一遭了……」听到我说要去极乐山或者幻法门,被我称做火长老的老者顿时暴怒,身形出现在了山门上方「哼!果然不是好鸟!既然想要去投敌,就让老夫先解决了你再说!」说着天地之力就开始在火长老的手中汇聚,老者的附近开始闪烁着红色的灵气,显然是准备使出雷霆手段……  站在我身边的蛇夫人露出了惊惧的神情,「主人!你赶快走,我来拦住他……」听到蛇夫人说要拦住自己,火长老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神情「真是可笑,老夫时常不出来,难道现在金丹期的小鬼都这么狂了吗?一个金丹初期的小奴隶也想要拦住老夫!给我死来!」说着一道红色的匹练冲着我和蛇夫人而来……  看着飞速冲过来的匹练我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「呵呵。贠璐长老,你如果准备继续看戏,说不得我就要被灭杀了?这样也符合你器王宗的利益?」我冲着天空中的另外一个方向的淡淡的说道,就在我话毕,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,随后一个灵气汇聚而成的大手印挡在了我的身前,将火长老的匹练挡下,灵气四散冲击,好在我被护在其中,这些冲击的灵气没有对我造成伤害,不过一边的蛇夫人还是被击飞晕了过去……  「呵呵,小友果然胆识过人,老夫佩服……」不知合适,一个身穿淡白色长袍的老者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边,脸上带着笑意,目光炯炯的看着我。我眉头皱了一下「贠璐长老,难道你在试探我吗?一上来就将我的奴婢震晕,这样就是你器王宗的待客之道?」  「呵呵,小友莫怪,不过是灵气的激荡,短暂的晕了过去,不会对她造成伤害的,再说,我们后边要谈的事情,也不适合这等身份的奴婢知晓。」贠璐摸着自己的胡子冲我笑着说道「小友你说老夫说的可对?」随后转过头对着天空中的火长老喝到「火磷!怎可随便对小友出手呢,这可是我器王宗的贵客!」  我冷笑了一下,冲着贠璐说道「贠璐长老大可不必,红脸白脸这套,小可不才,在浩天宗也玩过不少,所以,还是免了,相比于贠璐长老你,我更加欣赏火磷长老……」刚来到我身边的火磷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「嗯?小子,你不要以为说几句好听的,老夫就会认同你!我告诉你,老夫刚才是真的准备灭了你!」火磷脸上带着忿忿的神情,我冲着火磷一抱拳「呵呵,在下知道,所以才说,火磷长老才更让我尊敬。您这样真性情现在已经不多见了,所以,相比于贠璐长老的心机,我更愿意和火磷长老做朋友!」  火磷老脸一红,甩了一下袍袖不再理会我,不过对我态度也没有那么冷淡的了,到时被我说做贠璐的长老,眼底闪过了一丝阴霾,随后很好的掩藏起来,脸上带着笑意「呵呵,果然就是浩天宗的高徒,不过,小友,你这么说可能会让我心有芥蒂,也许到时候给你使绊子也说不定……」  听到贠璐这么说,这次轮到我的露出笑意了「贠璐长老说笑了,如果换做其他人或许会这么做,不过贠璐长老决计不会,能够稳坐器王宗太上大长老多年,在您的经营下器王宗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虽然您可能会对我刚才的说的有些介怀,不过,为了器王宗的利益,最差劲也会等到我没用的时候,在来报复我,不知在下说的可对?」  听到我这么说贠璐露出了惊异的神情,随后脸上露出了苦笑「呵呵,果然不亏是百年内的第一天才,此等心机,老夫佩服,那老夫也不说套话了,老夫可以保证,在没有解决器王宗危机之前,老夫必定护得你周全,而器王宗就是你的后盾!」  「呵呵,那真是感谢贠璐长老了,那么就请贠璐长老救醒我的奴婢,然后我们来商量下具体事宜吧……」我冲着贠璐施了一礼。「嗯?救醒?小友你这是?」贠璐有些不解,我笑着说道「放心,我的人都是绝对靠得住的,而且后边也又任务需要她才行……」听到我这么说,连一边的火磷长老都露出了意外,不过也没有说什么,挥手一道灵气打在了蛇夫人的身上,后者缓缓的醒了过来,看到两个老者围在我的身边,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,最后还是一咬牙对着比较近的贠璐出手「主人快跑!」我笑着拦住了蛇夫人「呵呵,没事,正好我们有事情商议,你也听一下吧……」  蛇夫人露出了意外的神情,按道理,这种事情作为奴婢的她是没有机会知道的,不过现在我能让她参与,显然是信任她,蛇夫人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「是,主人!」  「呵呵,小友好手段,那么,我们进去再说吧……」贠璐一挥手,一辆飞车出现在我们的脚下,载着一群人化作一道遁光飞进了器王宗里边……  一个隐秘的大厅,贠璐坐在主位,我和火磷则分坐两边,蛇夫人俏生生的站在我的背后,火磷下手边还作者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,正一脸垂涎的看着蛇夫人,「呵呵,小友竟然能找到如此极品的鼎炉,真是让我羡慕呀,不若这样吧,我出极品傀儡鼎炉两个来换取小友的这个侍婢如何?我的那两个傀儡鼎炉可是当年紫眸流下的娥皇和女英,可是极品中的极品,不知小友意下如何?」  听到书生的话,蛇夫人大惊,冲着我可怜兮兮的「主人,不要啊……」我拍了拍蛇夫人的屁股,亲昵的动作让蛇夫人脸颊红了起来……「呵呵,贾长老说笑了,我这个侍婢可还是培养了很久的,以后这种话还是不要在说的为好……」虽然言语比较客气,不过我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,坐在首位的贠璐看到我的脸上,也用不满的神情看着贾长老「贾渊!够了!」随后冲着我歉意一笑「小友莫怪,贾长老就这点嗜好……」  「呵呵,这么说起来,贾长老或许适合极乐山也说不定……」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不过说出来的话却非常的挤兑人……贾渊听到我的嘲讽,脸色阴沉了下来,冲着我冷冷的哼了一声,显然是将我记恨在了心里。  贠璐急忙叉开话题「呵呵,小友,不知道你这次的来意如何呢?」我看了一眼贠璐「在下获得一些情报,好想最近器王宗在损兵折将吧?那四长老好像……嘿嘿……」听到我的话,几位长老都露出了震惊神色「你这么知道!你到底!」我端起桌边的灵茶喝了一口「我不仅知道这些,我知道的,远不是你们能想想的道的。」  我顿了一下「最多再有3年时间,就会有域外魔头来侵略……这些家伙可不是普通的货色,想要对抗,以现在修真界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,何况,现在的修真界还是一盘散沙,内斗不断,我要的,是一个统一的修真界。所以,对我而言,无论是你们正道统一,还是邪派沉雄,都是一样的……只要到时候能有人号令修真界共抗外敌……」  听道我的说法,三位长老都愣住了,尤其是贾渊,已经露出了嗤笑「无知小儿!就你着金丹后期的身份,还妄图和我们这些老家伙谈域外魔头,真是可笑!哈哈哈……」一边的贠璐脸上也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「小友说笑了,域外魔头,老夫也是在奠基上看到过一些,而且这还是万年前动荡时期才出现过一次……呵呵呵」  到时一边的火磷露出了沉思的样子,其余两人显然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,我也没有争辩,拿出了一个珠子,这个是上次雪莉留给我的,里边记在了其他世界的情况,尤其是已经准备大肆侵略的科技世界……  我在三人注视下,捏碎了影像珠,一副换面出现在了房间的中间,只见这是在一个好象虚空一样的地方,一方依靠着阵法在防御,而外边则是一些人形机械在攻击着阵法,这些人形机械战斗力极强,手中可以发射光速,移动也非常的迅速,大阵在攻击下显得遥遥欲坠,好在大阵的中心,又一个老者在不停的修补着阵法,将这些人形机械挡在了外边……  而这些人形机械的后边,一个靓丽的身影坐在一个机械的王座上,一头褐红色的头发,看起来非常的妖艳,手中端着一杯红酒「老鬼!还是放弃吧,虽然你能阻挡一段时间,但是,等到你灵力耗尽的时候还能怎样?难道你以为现在的修真界还能有和我争斗的资格吗?哈哈哈……」影响消失,那个王座上的身影让我稍微的悸动了一下,不过被我很好的掩饰过去了……  看完影响,大厅中的三人都沉默了,虽然没有实际看到,不过透过影响,三人都了解道了一些情况,贠璐苦笑了一下,对着火磷问道「火长老,你觉得刚才的阵法是……」  火磷想了一下「九天玄天阵?抵天阵……不过好想更加的厉害的样子……」一边的贾渊惊的站了起来「抵天阵?一个人布置并且撑起抵天阵的运行?!」贠璐也苦笑了一下「不只这样,在抵天阵只是我们看到一角。从灵力的补充还有攻击的转移,恐怕在我们没看到的地方,最起码还有九天玄天阵的聚灵和泄气两个阵法,看阵法的运行,显然着三个阵法都是抵天阵中间的前辈,一人撑起来的……」  这下火磷和贾渊已经惊道说不出话了……贠璐转过头,对着施了一礼,「小友莫怪,到时老夫孟浪了,请问这位前辈是……」我摇了摇头,「说实在是,我也不知道,这老家伙让我们称呼他为边缘人,或者老鬼都行,和我妹妹有点关系,所以在我妹妹雪莉的请求下,帮忙抵挡域外魔头三年……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三年了,刚才大家也看到了,就算是着老鬼,想要抵挡也是比较困难的,所以我们需要尽快将修真界凝聚起来,这样才能和域外魔头对抗……」  贠璐点了点头,「应该的,其余正道派系,老夫前去游说就可以,至于邪道,除了阴魔血鬼之外,其他两排,想必贾长老可以试试……」贠璐沉思了一下「剩下的难题就是,如何说服阴魔血鬼还有就是,最近动乱的机巧山也需要镇压,甚至是抹杀……」  「呵呵,贠璐长老果然调理清晰,剩下的阴魔血鬼就交给在下来处理吧,当然,最后还希望两位联络其他门派的时候和他们说明,要在一年后共同围攻机巧山……另外,贾渊长老,小心极乐山……如果我情报没错的话,贵宗的四长老就是极乐山出手的……」听到我的情报,连贾渊脸上也露出了阴沉的神色「小友放心,我会注意的,那么我们一年后在机巧山齐聚了……」  贠璐也点了下头,「那就这么说定了,今天天色已晚,小友在弊宗歇息一晚……」我冲着三位长老抱了下全「那就谢谢长老美意了,」说着带着蛇夫人退出了大厅……  想来对方三人还要在商议一番,我也就实相的告退了,在一位女修的带领下,来到了客房……  等到所有人退走,我抬手在房间步了一个防探测的结界,蛇夫人看到后脸上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,来到我的面前,隔着衣服用手指捏住了我的乳头「呵呵,冷尘大人,没想到你对我这么信任……我真是好开心呢……」  「呵呵,那是当然的……」我脸上带着笑意,用眼睛斜了一下蛇夫人的美腿,这个微笑的动作没有瞒过蛇夫人,「呵呵,看来又忍不住了?」蛇夫人的手掌已经摸上了我的脸颊,轻轻的在我的脸上拍了一下,随后抓着我的头发,将我按着跪倒在自己的胯下,蛇夫人修长的身体现在就体现出来了,我就算跪直了,也只能是到她胯间「舔!」  说着,蛇夫人用自己手指在自己的胯间拨弄了一下,身上的蛇灵紧身衣就飞开了一些空隙,让自己的下体裸露在我的面前,蛇夫人着我的头发,将我的脸按在下体上边,脸上带着潮红……  闻着蛇夫人的味道,我也开始兴奋了起来,伸出舌头,开始舔舐蛇夫人的蜜穴,蛇夫人对于我今天表现出的信任,显然是非常的满意,所以也想着要让我舒服,所以没有压制自己的欲望,在我的服侍之下,很快蜜穴就开始泛滥了,一些晶莹的液体。而我脸颊被蛇夫人死死的按着,所以只能是尽量的将蛇夫人流出来的蜜汁给吞下去……  「嗯……用力,用力……快点,将你的舌头伸进去!」蛇夫人也动情了,用手着我的脑袋用力的摩擦,那些来不及舔舐的淫水就糊在了我的脸上,蛇夫人身体颤抖,大量的淫水飞溅……等到高潮过后,蛇夫人无力的躺在床,看着我,轻轻的笑了一下,冲我招了招手,「来……」等我来到身前的时候,又被命令道脱光衣服,看着玉体横陈的蛇夫人的也被勾引了起来了,随后在蛇夫人的引导下,终于是进入道了蛇夫人的体内……  说真的,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入道蛇夫人的体内……我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,我本来以为蛇夫人的蜜穴会使那种黏肉褶皱,强力榨精的类型,已经做好了被秒杀的准备,可是,蛇夫人的蜜穴却大出我的所料,里边非常的光华,好像是蛇类的口腔一样,我很顺利的就差了进去,而且道路上边没有任何的阻碍……唯一让我有些疑惑的就是……蛇夫人的腔道好想没有尽头一样……  我试着抽插了几下,虽然紧窄润滑的腔道很舒服,可是却和我期待的相距甚远,所以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,这些根本瞒不过蛇夫人,看着我失望的神情,蛇夫人嘴角露出了冷笑「真是贱种,让你爽一下竟然还露出这样的表情,哼哼……」蛇夫人脸上露出了冷笑,随后蜜穴猛的发生了变化,裹着我肉棒的肉壁,上边忽然出现了牙齿一样的肉芽,那样的感觉好想是蛇类嘴里的毒牙一边,开始用力的咀嚼我的肉棒……  「啊!」猝不及防的刺激,让你我一下字就爆发了出啦,而随着我的射精,蛇夫人的蜜穴伸出传来吸力,精液就顺着深不见底的腔道进到了蛇夫人的体内,而主咀嚼着我的毒牙开始变换着出现的位置,一会在肉棒根部,一会在龟头附近,同时,毒牙的数量也变多,我的肉棒在毒牙的咀嚼下不停的喷出大量的精液,随着精液的射出,我感觉到了腰膝酸软,想要逃跑。不过,蛇夫人用双腿紧紧的攀上了我的腰间「本来还想让你展现雄风好好的做爱的,既然你这么下贱,就让妾身来榨干你好了!」  房间里边想起来蛇夫人嗜虐的笑声和我被榨精的悲鸣……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